Zi Zhongjun: Lorsque ces mensonges nationaux peuvent être rectifiées?

Hugo Aujourd'hui

重要文章,深刻 精彩!值得细读

资 中筠:这些“国家级谎言”何时能 给予更正? 一条海峡两个文明:彼岸叫捍卫人权此岸叫动乱


我这人最恨说假话!这些“国家级谎言”何时能给予更正?

毛的思想精华就是在延安所说的民主、宪政、联合政府,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就是与黄炎培的“窑洞对”。

一条海峡,两个文明:彼岸这叫捍卫人权,此岸这叫 动乱;一个面向未来,一个拥抱过去;一个发誓维稳,一个发誓维权;一个讲特色,一个讲普世。

同祖同 宗的台湾同胞,为了一个普通士兵被枉死,竟然会有25万人集会向政府讨要公道!一人蒙冤,所有人都感到没有了尊严!国家赔偿达2千多万人民币,自国防部长往下撤了一大堆将校,“总统”马英九鞠躬道歉,行政院推动修法让军法全面回归司法审判、全力 侦办并检讨军中管教禁闭申诉制度。25万人集会不但没导致动乱,甚至连混乱都没有。

台湾真的离我们不远,她就是我们大陆同胞明天的希望!!


前 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资中筠近日指中国社会在良心、良知和逻辑三个方面都出了问题,当今中国有很多事情不合逻辑,中国梦就是其中典 型。在中国官方媒体还在论述‚‘中国梦’是给中国人民量身定做的‘一双鞋子’,有别于美国梦时,赴加州庄园与奥巴马会晤的习近平却与后者大套 近乎,说‚“中国梦与美国梦是相通的”,这一戏剧式的转变被世人戏称为“梦游”。

623日,正在加拿大走访的资中筠在蒙特利尔的一个聚会上 表示,中国有人为专制辩护这一现象可以从良心、良知和逻辑三个方面来分析,

有人说‚“饿死 多少人都无所谓‚反右运动没死人,就算是皇恩浩大了”,这种论调在中国流行说明良心出了问题。良知问题表现在谎言横行,没有真相。

有人大谈“社会主义无比优越,人民最平等”,当人指出现在中国的贫富悬殊远超过资本主义国家,又有人提出一套社会主义 初级阶段理论,称资本主义三百年前就这样,不信可以看狄更斯小说里的描述,这反映了中国普遍存在的不合逻辑。

资中筠说:他们 完全偷换了前提与概念。所以我说现在有很多东西根本就不合逻辑。比如说中国梦,说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国家梦,与资本主义国家讲究个人利益的梦不同, 后来习近平又跟奥巴马说我们的梦是相通的。刚说完是两种梦,结果又相通了。

在普世价值面前,中国政府经常环顾左右而言他。资中筠称北京可以不提普世价值,但不能不承认人类共同的善恶是非,因为无论古今中外,大凡人类历史在前进时,一定有一个 共同的伦理道德。她相信“只要本着良心、良知和逻辑来考虑问题,坚守公平正义及善恶是非,中国就能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

此 前,资中筠在中国国内的访谈中曾表示,中国社会的出路不在于回归传统道德,而是要实现普世价值,要进行公民教育。在缺乏精神凝聚力的当今社 会,政府唯一可以动用的资源就是虚假的民族主义。她特别警告在中国这样一个谎言充斥、逻辑荒诞的国家里,要警惕政府用民族主义来对抗普世价值

在 加拿大,相信人性双元论的资中筠谈到了中国目前畸形的社会状态,在那里,报道真相的记者、具有正义感和有良心的维权律师都成了高危职业,她希望 中国未来会出现一个‚让好人容易生存,坏人作恶代价较高的健康社会,她说:“现在中国的情况相反,坏人作恶的代价太轻,尽管时有人被抓的消息,但实际上,天天作恶的人都不会被抓住,但要做好 事非常困难,就连做慈善事业都得顶住各式的压力,如果说想推动民主,风险就更大了”。

自 称是悲观主义者的资中筠发现,官方可以控制传统媒体,但无法控制互联网,它正帮助中国人抵制专制,给人们带来一丝曙光,她说:“现在我觉得有一个比较好的现象就是,如果上面出 台一个很糟糕的政策,抵制的力量会比较强,使之无法贯彻。包括最近传达的‘七个不许说’,其实无法贯彻,不像以前中央下达一份文件,各级就得贯彻执行”。

资 中筠建议在海外的中国问题观察者改变老的研究套路,不要紧盯着领导人个人,因为中国问题的解决不取决于领导人个人的品质,关心中 国就必须眼睛向下,观察整个社会。她认为中国难以出现一位像彼得大帝那样强有力、又决意用专制的手段推进改革的人物,即使真的出现了,这种改革也行之不远,历史上,在彼得大帝死后,俄罗斯帝国又重蹈覆辙。

没 错!我就曾与一网友谈六十年代大饥荒,对方底气十足地说:丢车保帅,你难道不懂吗?我好生奇怪,几千万条生命,居然被形容为" 车"而轻松丢掉,如此是要保谁呢?这种为独裁暴政辩护的口气实在是太大了!不愧是毛伪人的好学生!


这些“国家级谎言”何时能给予更正?

北 京的历史教师袁腾飞曾说过“中国历史教科书的真 实率低于5%, 或许这句话有些言过和夸大,但随着网络媒体的进步,好多史料史实在国内外网站、博客和微博上的不断揭秘,使我发现,即使是 最寻常的历史事实,在官方的高层领导人文集里、各类中央文件决议中,官办的媒体报刊上和国家编写的大、中、小学的课本教材上,都被发现有 很多虚假的堪称是“国家级的谎言”

下面,随意地先 从《毛选》中选取有关新中国建国初期的几段——

毛泽东说:“我 曾经说过,我们一为“穷”,二为“白”。“穷”,就是没有多少工业,农业也不发达。“白”,就是一张白纸,文化水平、科学水平都不高。从发展的观 点看,这并不坏。穷就要革命,富的革命就困难。科学技术水平高的国家,就骄傲得很。我们是一张白纸,正好写字。”(见毛泽东《论十大关系》)

毛泽东还说: “现在,我国又不富,也不强,还是一个很穷的国家。我国是个大国,但不是富国,也不是强国。飞机也不能造,大炮也不能造,坦克也不能造,汽车也不 能造,精密机器也不能造,许多东西我们都不能造,现在才开始学习制造。”(见毛泽东《在资本主义工商业社会主义改造问题座谈会上的讲话》);

毛泽东还说: “我们必须打破常规,尽量采用先进技术,在一个不太长的历史时期内,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社会主义的现代化的强国。我们所说的大跃进,就是这个意 思。难道这是做不到的吗?是吹牛皮、放大炮吗?不,是做得到的。既不是吹牛皮,也不是放大炮。只要看我们的历史就可以知道了。我们不是在我们的国 家里把貌似强大的帝国主义、封建主义、资本主义从基本上打倒了吗?我们不是从一个一穷二白的基地上经过15年的努力,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各方面,也达到了可观的水平吗?”(见毛泽东《把我国建设成为社会主义的现代化强 国》);

毛泽东还说: “为什么要搞公私合营,要搞社会主义?就是为了便于把国家发展起来,社会主义比私有制度更有利于发展国家的经济、文化,使国家独立。我们在经济上 是不独立的,大的机器不能做,精密的机器也不能做,只能做不大不小的机器。飞机才刚刚开始出厂,汽车才刚刚开始生产。什么国家替我们设计的呢?是 苏联替我们设计的,我们应该同苏联合作。”(见毛泽东《同工商界人士的谈话》)。

上述这几段话, 是毛泽东在1949年后对“旧中国一穷二白”的多次定调,也代表了中共执政时对旧中国 工业的基本看法:“我们一为‘穷’,二为‘白’”,“许多东西我们都不能造,现在才开始学习制造”,“经过15年的努力达到了可观的水平”,“什么国家替我们设计的呢?是苏联替我们设计的”等等。

毛泽东的这些说 法,在毛时代就是绝对真理,这无人敢厚非,可在毛逝世后的三十多年来,不仅仍然一直无人质疑,而且还被编写进了中小学的教材,成了货真价实的“国 家级谎言”!最近,作者从中小学的课本上,就发现有以下多处——

一,在小学政治 教材中,至今仍会看到:“在旧中国,我国的工业相当落后,很多东西我们都不能自己制造,只能用外国人制造的产品,甚至连火柴、铁钉都要从外国进 口,因此在这些物品的名称前面都加了一个“洋”字。(见《品德与社会》6年 级上册第68页,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

二,初中历史教 材仍在肯定“洋火洋钉”问题:“在近代中国,民族工业总的来说是很薄弱的,甚至连老百姓的日用品都要从外国进口,因此许多东西都带一个‘洋’字。 ‘洋火’其实就是我们日常所用的火柴;‘洋油’就是用来点灯的煤油;‘洋灰’就是盖房子用的水泥;而‘洋钉’就是钉木板用的小小的钉子。”(见 《中国历史》8年级上册第103页, 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年出版)

三,初中历史教 材还摘选了毛泽东1954614日所作《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草案》一文的内容,并对这段历史进行了这样的描述:“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 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见《中国历史》8年级下册第18页, 人民教育出版社2001年出版)

四,高中历史教 材对新中国成立初期的经济情况仍采用“毛定论”:“新中国成立之初,我国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在国内既不能制造汽车、飞机,也没有冶金设备、矿山 设备和大型发电设备等制造业。1953年, 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实行……我国开始改变工业落后面貌,为社会主义工业化奠定了初步基础。”(见高中二年级《必修2》第50页,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

上 面这些领袖论断和现在的教科书试图告诉人们,1949年后的中国人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建设祖国,精神 令人异常感动,而且取得的成绩斐然,令人自豪,没有共产党就不会有新中国的工业建设新成就。但不会有太多人意识到这些国 家级的“历史定论”,是无视旧中国的工业建设成就,是在故意撒谎、凭空捏造的。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国的工业并不是“一穷二白”!真正的历史真实是——

1,“中国火柴大王”刘鸿生。早在1879年,刘鸿生就在广东佛山开办了第一家中国人自己生产的“巧明火柴厂”。192011月,刘鸿生又创办了“鸿生火柴公司”,1930年 时年产销量已占全国的22%1934年, 他又兼并了长江沿岸7家火柴厂,成立了大中华火柴公司,资本激增至365万元,年产火柴15万 箱,成为当时中国最大的火柴公司。1949年 新中国成立,他一度远走香港,后来在周恩来的“感召”下返回大陆。1956年, 官方实行公私合营,刘鸿生名下的火柴企业改为公私合营体制。

2,国产水泥长期垄断中国市场。1906年,周学熙筹建中国第一家水泥厂“启新洋灰公司”。由于产品质量优异,中山陵、上海外滩、上海邮政总局等民国知名建筑都选用启 新公司的“马”牌水泥建造,建国后的人民大会堂、历史博物馆等“新中国”“十大建筑”也同样使用启新“马牌”水泥建造。经过几十年风雨,这些建筑 大部分完好无损。而启新公司的“马”牌水泥与刘鸿生名下的“象”牌水泥、以及南京中国水泥公司的“泰山”牌水泥一起,长期垄断了民国时期的中国水 泥市场。建国后,毛泽东于1954422日视察了启新公司唐山水泥厂,启新公司也与刘鸿生火柴公司一样,变 成公私合营。

3,在晚清与民国时期,中国就可以制造枪支大炮军舰飞机。清末,洋务 派集中国家力量发展军事工业,在短时间内开办了江南制造局、福州船政局、安庆内军械所等近代军工厂,以及汉阳铁厂等配套工业,让中国获得了枪支、 大炮、轮船等装备的制造能力。孜州军械局生产出了20mm150mm口径舰炮,福建船政局也造出了全钢甲战舰“平远”号。辛亥革命后, 福州船政局又于19198月 造出了中国第一架双翼水上飞机“甲型一号”,此后又造出了双座教练机、海岸巡逻机、鱼雷轰炸机等17架 飞机。

4,抗战时国民党武器自给。抗战军兴后,国民政府的兵器生产能力更是 得到长足发展,兵工署直辖兵工厂(不含修械所)为24个, 在陆军常用的武器弹药中,仅凭国产就能完全满足消耗的有三大类(迫击炮、重机枪、各种榴弹),能够基本满足消耗的有四大类(步枪、轻机枪、枪弹、 迫击炮弹)。从1939年到1944年, 国民政府生产步枪364,0111枝、轻重机枪42,189挺、 迫击炮8,441门(含60mm82mm120mm等口径)、掷弹筒91,098具、 枪炮弹上亿颗,还造出半自动步枪、战斗机、轰炸机、运输机等装备。直到1958年, “新中国”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赵尔陆还在国防工业电话会议中说:“我们工厂生产的冲锋枪,只打了十几发子弹,击针尖就断了,还不如阎锡山兵工厂生 产的好。”

——由此可见,《毛选》上的“旧中国一穷二白”的话是根本站不住脚的!同样,中学生教课书上的“在近代中国,民族工业是很薄弱的”也 是骗人的假话!下 面再说个关于“中国造万吨轮”的故事,那更是对“国家级谎言”的绝妙讽刺!

19581127日,由前苏联专家帮助设计,大连造船厂建造的“跃 进”号货轮建成,排水量22100吨,载货量13400吨。为此,大连造船厂特地制作纪念章,铜质镀金,红 色珐琅彩,副章上铸有主题文字“第一艘万吨远洋轮纪念”。当时各大媒体也载文欢呼“我国第一艘万吨远洋货轮下水”,竞相称赞“新中国”社会主 义建设的这一伟大成就。为了宣传这一重要的工业成就,国家邮电部于19601215日发行特种邮票(编号T32,全套1枚)《中国制造第一艘万吨远洋货轮》,画面为“跃进 号”航行在大海中的英姿,船头有“跃进”二字。

但仅过了三年, 在1960415日,又一个中国“第一艘万吨级远洋货轮”“东风”号在江南造船厂的船台下水了。如果读者对同时存在两个“第一艘万吨级远洋货 轮”感到疑惑,可以仔细阅读当天《人民日报》的头版头条,不难发现这一个“第一艘万吨级远洋货轮”前边多了一个定语——“自行设计”。为何会特别 强调“东风号”是“自行设计”的呢?回顾历史,1960年 正处于中国与苏联交恶时期,“苏联替我们设计的”第一艘万吨轮当时自然是不好意思提了,由于“跃进”号在首航中便触礁沉没,以后就更不好意思再提 了。

——以上就是 “新中国”“第一艘万吨级远洋货轮”的故事。

事实 上,早在1920年,建造“东风”号的江南造船厂的前身——江南造船所,就造出了中国第一艘万吨轮,而且还不只是一艘,而是美国政府订 造的四艘!它 们分别是:“官府”号于192063日下水;“天朝”号于192083日下水;“东方”号于1921223日下水;“震旦”号于1921526日下水。这四艘船的规格均为载重量10000吨、排水量14750吨!据《江南造船所纪要》称:“船壳、锅炉、烟箱等 由富有经验之匠师甘熽初、李庆祥等包工承造;木作工程由何祖康、庆瑶等包工承造;机器、轮轴等件由本所机器厂制造。”

这四艘船完工后 均下水开赴美国交付,直至二战时仍在美欧航线上使用。史料记载,美国驻上海总领事克银汉在“官府”号下水典礼上发表演说称赞道:“江南造船所今既 能造成美国所定四大船之一,则前所云中国不能造大船之说实无根据,因一国之成功全在其出产力之大。”

至此,读者就能对教科书中“旧中国工业相当落后”、毛泽东在1949后对所谓“旧中国”的“一穷二白”问题之类的论断,就有了清醒的认识

时至今天,为何历史教科书仍无视史实,让谎言继续流传呢?其原因无从得知。当然,也会有人说什么“原子弹试验、氢弹爆炸”、“卫星上天”之类的“辉煌”,但就是不敢提这些“两弹 一星”的设计者和制造者绝大部分都是由美国政府培养出来的;而所有的大师,也都是在1949年前,由国民党政府培养的。而从1949新中国成立之后的62年来,迄今算算,有出了哪一个“大师”可以拿得出手来向世界人民炫耀?!即使在改革开放的近三十年来,中国科技的所谓有些“创 新”,大多数也都是花高价从国外买的技术或是从欧美盗窃人家的机密之后,再改头换面的模仿再造罢了!

诚 然,我这仅仅是指出几例经济方面的“国家级谎言”,至于政治方面的“国家级谎言”就更是数不胜数,其 中颠倒了多少黑白,坑害了多少忠良、尘封了多少真相,限于篇幅我就不再一一例举了。

总 之,我这人最恨说假话,所以编写本文时,心里始终不是个滋味。因为人们都有个共性,那就是都讨厌喜欢撒谎的人。如果发现有一个人好说假话,人们 肯定躲他远远地,不想与其交往不说,而且对他说的话,即使是真话也要在心里给他打个折扣。对待一个说假话的人都这样,要是对待一个说假话的 国家呢?说实话,我们老百姓没办法,特别是对说了假话还不认账、不改正的国家,我们老百姓就更没办法!

指鹿为马,无中生有,黑白颠倒,胡说八道,如果只是某人的毛病,或许危害不大;倘若上升为一个国家,哎呀我的天妈,那危害性你尽可夸张,肯定是说多大它就有多大!所以,我要说,国家说假话何时能更正?我们老百姓可是从心里盼望 早早能有这一天!说科学 的发展观好,但得有科学的历史观做基础,如果连科学历史观都不敢正视,那还科学发展个屁?!


看看台湾人民

在过去的这个周 末,发生在宝岛台湾的一件事情,引发了大陆网民的关注和热议。

一 个叫洪仲丘的即将退伍小兵,在部队营房猝死,引起台湾全社会群情激奋,政府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又追授勋章、又赔钱一亿元 新台币(折合人民币二千多万元)!但台湾民众仍然不依不饶,他们认为今天别家的孩子受欺负,明天自己家的孩子也会受欺负。于是有社会团体一号召,昨天就有近25万台湾民众身穿白T恤上了街。 马英九亲临洪仲丘的遗体告别式,在民众此起彼伏的“马英九下台”的呼声中一通鞠躬道歉,并且主动跟洪仲丘的亲属握手也被拒绝。活动结 束之后,人们看到地上没有垃圾,口号也没有蓝绿,这是十年来台湾首度只问黑白、没有蓝绿的公民运动。这件事通过网络和电视近乎直播的扩散,瞬间在大陆网民中引发强烈的共鸣和感慨。

和台湾民众将“总统”像孙子一样耍弄的威武行为相比,大陆网民也就像孙子一样在网上过过嘴瘾,一大堆调侃段子喷薄而出,其实是透出了内心的羡慕嫉妒和无奈。

有网友调侃:马英九政府太无能了,如果是我,我先对外发通稿说士兵是躲猫猫死的。然后,派武警协助家属把尸体运回家, 顺便打得几个家属头破血流。最后,我会帮助家属开通新浪微博账号,让家属感谢政府打死了自己的儿子

还 有网友感慨:彼岸这叫捍卫人权;此岸,这叫动乱。

一条海峡,两个 文明;一片天空,两个时差;

一个面向未来,一个拥抱过去;一个发誓维稳,一个发誓维权;

一个讲特色,一个讲普世。黑白分明,不是昭然若揭吗?

在 严控舆论的当下,在网上能过过嘴瘾就算不错了。其实,网民调侃的背后,是令人深思一个课题:对生命是否尊 重,是一个社会文明与否的标志。

与 此同时,龙应台的一篇文章:《我们的中国梦》,也在网上流传和热议。那篇文章写得很有深情,让很多大陆人知道了什么叫”海棠红”。非常理解文中所说的那种震憾:“在湖南 老乡面前突然懵住了,我是湖南人吗?没去过湖南,不会说湖南话,对湖南一无所知;我突然明白,我其实是台湾人!”

我 很喜欢有大陆情结的台湾作家,他们的作品从字里行间能够感受到深深的大陆情结。正因为权力的侵蚀无所不在,所以个人的权利,比如 言论的自由,是每个人都要随时随地、寸土必争、绝不退让的。台湾,用一代人的时间,完成了公民的培育和塑造。龙应台的那篇文章,用带着伤 痛的笔触,让我们看见了这个过程

在我们这边,公民社会不让讲了,要讲人民社会。好在我们还有香港、台湾这样的公民社会。公民社会不是吹出来的,是亲手争取来的!

60多年前,我们曾信誓旦旦说: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20多年前,我们也曾信誓旦旦说:“一国两制”统一中 国。如今,感觉台湾正在慢慢飘走,正在离我们越来越远。台湾岛飘不走,而是人心、价值观、信仰和文化,正在飘走,正在离我 们越来越远。

总要慢慢成熟,将这个浮华的世界看得更清楚,看穿伪装的真实,看清隐匿的虚假。很多原本相信的事便不再相信。但是,要 相信,这个世界里美好总要多过阴暗,欢乐总要多过苦难。还有很多事,值得你一如既往的相信。——龙应台《不相信》


台 湾离我们不远,她是我们明天的希望!

83日晚,台湾超20万人响应号召上街。活动发起者提出三大诉求, 台湾当局回应称,将成立军事冤案申诉单位重查此案,推动军事审判法回归司法。台陆军下士洪仲丘在军中遭凌虐致死,案发至今满一个月, 民众仍要求追查真相。

一个违规胖子士兵被关禁闭热衰竭死亡。军方没完没了地向社会各界道歉,自国防部长往下撤了一大堆将校,责任士官公开下 跪,还可能被判无期,国家赔偿达2千多万人民币。然而人们依旧不依不饶的发起游行,25万台胞身穿白衣上街声援、“总统”马英九鞠躬道歉、行政院长成立军事冤案申诉委员会、推动修法让军法全面回归司法审 判、全力侦办并检讨军中管教禁闭申诉制度。我在网上看到这样一条新闻,真是震撼了我的心灵,有这样的意识才算是公民——妈逼的,谁以后要说我们大中国没有人权没有民主我就跟谁急!你看看,我们中 国的台湾省不是已经做得很好了嘛!?

我 在网上还看到,台湾的马英九“总统”亲自为这个被虐死的军人送行,死者的姐姐却拒绝和马英九握手,其场景悲凉尴尬但不失尊严。我想到咱内地 的湖南瓜农邓正加被城管打死,没有一个政府官员为邓正加送行。邓正加被尸检后,政府指令家属及时安葬,推迟一天就要扣去赔偿款10万!同是共和的民国社会,我们这边公民的生命权都无法保障,又况乎尊严?

彼岸这叫捍卫人权;此岸,这叫动乱。

一条海峡,两个文明;

一片天空,两个时差;

一个面向未来,一个拥抱过去;

一个发誓维稳,一个发誓维权;

一个讲特色,一个讲普世。

黑白分明,不是昭然若揭吗?

台 岛士兵事件说明,生命的价值高于一切,拒绝任何蹂躏生命的权力借口。对于生命尊严的捍卫没有禁区,任何高高在上的权力必须为生命的尊严 低头。哪里有尊严,哪里才是我们的祖国。台湾25万人集会离去之后的场景,街道地面见不到一片垃圾,这是什么样的公民素质,这是什么样的政府?他们和我们原本是同一个民族,但他们的法治意识,文明素 养为何和我们如此不同?难道这也是特色不同吗?严复指出,西方富强背后的制度、文化因素一言以蔽之,就是“自由为体,民主为用”。民主政治是自由的外在表 现,自由才是民主政治的本质。

中国不能抛弃专 制和党国一体,重新建构自由、平等的价值理念,而继续在“三纲、亲亲、尊主、以孝治天下”方面打转转,中国就不可能走上真正的富强!

然 而令人痛心的是,最近半年,以人民日报、人民网、新华网、求是杂志、党建等主旋律媒体却一再刊出杨晓青、戴立言、胡鞍 钢、王小石等人唱衰宪政民主的文章,这些文章逻辑混乱、狗屁不通,文字粗鄙不堪,乱打棍子、乱扣帽子,制造肃杀政治氛围,好像大有要回到文革十年的气势!难道民主,宪政这些曾经在中共党的文件中占有 重要地位的名词,如今咋就成了西方的邪咒?难道如今的国民比那时的国民党还要可怕?这到底走的是哪门子正路?你要想肯定毛,就应该发掘毛思想中还有一点现代气息的东西。毛的思 想精华就是在延安所说的民主、宪政、联合政府,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就是与黄炎培的“窑洞对”。而他的“两个务必”不是其思想精华,是帝制思想的残余,是儒家思想的自省,与现代社会 格格不入!有 些话你可以不让人说,有些事你可以不让人做,有些词你可以不让人用。但世界流行的思想与词汇谁也无法将其禁止、也一定会 在不同的土地上开花结果。 你们要做的不是如何加大禁的力度,如何用特色去掩盖事实,而在于如何让特色融入世界的潮流!

我 要说,有什么样的国民就有什么样的政府和什么样的官员!政府和官员的形象说白了也就是国民的形象!我要骂政府和官员是猪,你可能认可;但我要说咱大陆的老百姓也是猪,你在感情上或许还不能接受。可他妈的很多事一直都在验证我说的这不是谎话,我们 每个大陆人确实都像猪一样地活着!你说不是吗?只要不侵犯到自己的利益,就光知道埋头赚钱,谁先被杀、谁被杀死都和我自己没有丝毫的关系;可只要一旦伤害到自己,它 就会马上发出可怜的惨叫,那怕你叫得哭天怆地,也没有猪去同情你,反之如果有人将一个大白馒头扔过去,你立马不哭不叫又焉了,别人再喊你的时候,你他妈的依然啥也不顾地在埋头吃喝!

正 因如此,所以我在网上看到同祖同宗的台湾同胞,为了一个普通士兵被枉死的生命,竟然会有25万人集会向政府讨要公道!这样的公民素质,这样的组织水平,这样的政府容忍度,实在令人震撼!!我们大陆和台湾的民主 文明程度为何如此悬殊?人 家25万 人集会,不但没导致动乱,甚至连混乱都没有,其原因究竟在哪里?这就是与我们同种同族的台湾啊,一人蒙冤,所有人 都感到没有了尊严!

在 此,我要说,我亲爱的大陆同胞且记,公民社会是争取来的,绝不是跪出来的!

在 此,我还要说,台湾真的离我们不远,她就是我们大陆同胞明天的希望!!


Fusce mauris

Mauris ligul

  • Sestibulum iacgulis sodales
  • Ornare venenatis diam stique
  • Posuere dgio vulputate hender
  • Donec leout sestibulm posuer
  • Sestibulum iacgulis sodales
  • Ornare ve nenatis stique soda
  • Posuere dgio leout vulputate
  • Donec leout posuer sestibulm

Turpis ante

  • Sestibulum iacgulis sodales
  • Ornare venenatis diam stique
  • Posuere dgio vulputate hender
  • Donec leout sestibulm posuer
  • Sestibulum iacgulis sodales
  • Ornare ve nenatis stique soda
  • Posuere dgio leout vulputate
  • Donec leout posuer sestibul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