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ènes de 'Hangzhou'

Hugo Aujourd'hui



'La Comédie humaine'

'La Commedia umana'

'La Comédie humaine'

《人间喜剧》

Scènes de 'Hangzhou'

Scenes di 'Hangzhou'

Scenes of 'Hangzhou'

"杭州"场景

Op.(H + 1)


Hugo Aujourd'hui

Op.(H + 1)


Hugo Oggi

Op.(H + 1)


Hugo Today

(H + 1)


今日雨果

V.01.00.20140202

V.01.05.20140221

~~~~~~~~~~~~~~~~~~~~


编剧:你,我,她,他,它

原创突破:戏中有戏,戏外有戏。以爱心和智慧,网络编剧,网络参与,实况演出。

主题曲:(思索中。。。)

剧中人物:盖叫天,京剧票友小杭州,沪二郎(沪上小二郎),沪丹青,陆洁予,张金珠,史木讷,林小码,小羊,巴黎大写意,天用莫 如龙,出喝酒,张大炮,Philippe, 。。。,。。。,。。。(依人物出场先后排列) <== 人物太少了,欢迎观众们实况发明,创造出更多不同性格的角色和更戏剧化的情节

声明:本剧主题,纯属严肃,剧中人物,纯属虚构,若与现实雷同,纯属巧合。

~~~~~~~~~~~

场景1

      
 

真正男子汉 - 盖叫天!

盖叫天,8岁(1896年)时入天 津隆庆和科班,一开始学的是老 生老 旦,也学武 生。他10岁开始登台,一开始艺名为“小小叫天”,因为当时的“伶界大王”谭 鑫培艺 名叫“小叫 天”。后惨遭群嘲,称其自不量力,一怒之下更名“盖叫天”,意为超过谭鑫培。他以演短打武生为主,长期在上 海,杭州一带演出,有“江南第一武生”之称。15岁在杭 州演《花 蝴蝶》时曾不幸折断左臂。1934 年,他在上 海大舞台,用当时流行的机关布景演出《狮子楼》时,按照传统戏的一般演法,舞 台 上摆一桌二椅足矣,这既可代山代城,又可代楼代墙,根本不必搭制机关布景。可是,当时剧场老板为了招徕观众,那天竟搭了满台硬 景,还别出心裁地在舞台上搭了个“酒楼”。演到武 松替兄报仇,到“酒楼”上追杀西门庆时,“酒楼”就开始摇晃。西门庆见武 松追上楼,吓得从窗上跳了出去,落在台面上。武 松在 楼上追到窗口,自然也应往下跳。可是,脚下是一排窗栏,上面又是屋檐,中间只剩下几尺高的一个窗洞,跳高了头碰着屋檐;跳低了又跃不过去。尽管这样艰难, 也难不倒演技高超的盖叫天。按照戏路,他纵身一跳,一个“燕子掠水”动作便从两丈多高的“酒楼”上跳了出去。可是,当他跳到半空 中的一刹那,忽见西 门庆还躺在地上(按演出要求,西门庆跳下楼后,应迅速滚到一边,给马上跳下楼的武松腾地方)。盖叫天 怕按原来的戏路跳下去压伤扮演西门庆的陈 鹤峰,所以紧急中连忙在空中一闪身。由于这一闪已非戏路,又用力过大,落地时 折 断了右腿。盖叫天的艺德情操,由此可见一斑。在医院,又碰上庸医接错了断骨;盖叫天一听说有可能无法登台,便毅然在床架上










撞断了腿骨,要医生重接。为此,陈 毅曾为盖叫天题诗云:“燕北真好汉,江南活武松。”田 汉也有赞盖叫天诗:“断肢折臂寻常事,练出张家百八枪。”
等腿伤痊愈后,他又在更新舞台演出了头二本《武 松》,从“打虎”一直演到“逃亡”,先后演了三个半月。由于他在武 松戏方面的突出创造,因此被世人誉为“活武松”。

还有一说,盖叫天,从两丈多高的“酒楼”上跳了出去。。。,。。。落地时折断了右腿。这时,他强忍剧痛,保持着武松那顶天立地的 弓步式的功架,直到舞台幕布拉上为止(待复核。也许,可从当年的《儿童时代》、《少年文艺》这两本杂志里找到线索,在那里曾叙述 过这一情景)


盖叫天:本来我的艺名叫“金豆子”,是天津隆庆和科班的老齐先生起的。他瞅我长得精神抖擞,挺有斗性,又演的是武戏,才给起的这名 字。这会儿我十三岁,人站在那儿,像个画眉鸟似的挺精神的。可是唱文戏用这名儿便不怎么合适,所以到了杭州大伙儿给我合计着另外起个 艺名,研究来研究去有说叫“小菊仙”,我不喜欢。那会儿谭鑫培叫“小叫天”,我说我就叫“小小叫天”吧,我的意思是借着他的名儿,弄 点小米吃。不料在座有一个人瞧不起我,在一旁冷笑说:“哼,你也配叫这名儿!”这一下把我说火了,我年少气盛,和他当场顶起嘴来。为 什么我不能用这名字?能把人看死了吗?不光是继承前辈的艺术,我还要自成一家、“盖”过叫天,独树一帜呢。就这样,我意气用事地用上 了“盖叫天”这三个字。


京剧《武松》 盖叫天

(1963年,上海天马电影制片厂摄制)


京剧票友小杭州:(以纯正的京腔,一板一眼念白道)1963,盖叫 天,75高龄,德高艺精,霍霍有神。现在看来,京剧《武松》,题材完整;遣词用句,略欠美感;音乐伴奏,实显单调;服装化妆,略 欠层次;布景道具,亦显简约;怎能显出,武二郎当年,盖世雄风? 我想请问,沪上小儿郎,整天喝茶,可(京腔念白,读作“扩”)来仙地?


话说,沪二郎,昵称“沪上小儿郎”,初一中学生,正是在喝茶读报,从网报上读到京剧票友小杭州的慨叹,不由得想起了他的爷叔,画家沪 丹青,从兜里掏出 iPhone,打电话给爷叔讨教。

沪二郎:爷叔,京剧《武松》,真好看,我巨喜欢武松,有正义感。可是,音乐和布景却是那么简单,仙地上有人在议论了。你的画功底子深 厚,为什不画景阳冈山水?不画武松?

沪丹青:小二郎,不是我不想画,是眼下的世道,物欲横流,画风不正[1]。。。

沪二郎:画风不正?那么,爷叔你就带个头反不正之风嘛

沪丹青:呵呵,小二郎,有头脑,朝我用起激将法来嘞啊,哈哈


沪二郎:不是的,爷叔,学校里的那些纨绔子弟,太物质,整天谈车飙车,跟晚清的八旗子弟,没啥两样, 我实在不欢喜跟伊拉一道白相(不喜欢同他们一起玩)。我想向你学画画!

沪丹青:(沉思了很久。。。内心独白)画?还是不画?这是个问题。。。[2]

    (深情地对二郎说)二郎,这样吧,。。。,。。。,。。。



场景2


地点:

18 Donghu Road, Shanghai


上海市徐汇区长乐路小学,位于东湖路18号(见地图所示)


该校舍系法国综合学校旧址,由天主教圣母会创办。

校舍主楼,是典型的巴洛克建筑风格,楼前,鲜花盛开,两侧,是那种圆弧形的、带有玉石栏杆的石梯,沿级而上。

到了一楼平台,向阳朝南,视野开阔,可以检阅整个大操场上的体育活动,一楼走进去,是教室,以及教师办公室,一色的打蜡地板。

再登上二楼,全是教室,一色的打蜡地板,向阳朝南,有个大阳台,站在大阳台上环顾四周,左侧不远处,是有着洋葱头尖顶的俄罗斯东 正教教堂,鸟语花香的襄阳公园;右侧相邻的是另一所别具风格的巴洛克别墅,大落地窗,大花园,绿树浓荫,它最初是上海侨联的所 在,后来建成了一个小天使欢乐雀跃的幼儿园;站在大阳台上再朝南,极目瞭望,更可看到远处那上海音乐学院的钟楼,楼顶的带尖的十 字架高耸入云。

现在,长乐路小学原址上,已矗立起现代派四四方方的高楼,这个美丽无比的小学校园,永远消失了。

时间:中午,放学后,回家路上,东湖路,东湖电影院的正对面,56弄22号,盖叫天的家

人物:小学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陆洁予女士,盖叫天的孙女张金珠同学,同桌史木讷同学

。。。,。。。,。。。


恩师陆洁予女士,在文革中自杀。。。

(待补叙)

。。。,。。。,。。。




场景3


时间:21世纪初

地点:巴黎,硅谷


布景:


创制,不是复制

唔,小羊讲得有道理。改一个字:下一“个” -> 下一“代”

下一代硅谷在巴黎创制,而不是复制本代硅谷。

上面这幅画,还是太写实了,太单薄了,这幅画仅仅是某一子主题的示意草图而已。


下面这幅才是“巴黎大写意”的创意,哈!
巴黎硅谷,阳光明媚的办公室里,要画上一幅铺天盖地的壁画(这N位画家是?),主题在壁画的下方以 4+ 种 语言宣叙:

Ciel est bleu,

Cielo è blu,

Sky's blue,

天苍苍,

la terre est vaste,

la terra è grande,

land's vast,

野茫茫,

brise herbe apaisante, bovins et ovins.

brezza erba calmante, bovini e ovini.

breeze soothing grass, cattle n' sheep.

风吹草低见牛羊。




林小码: (在巴黎硅谷,喝咖啡,读网报)


林小码:(暗自思忖)无巧不成书,这里是小码的杭州经历。

那一年,杭州那个“芝麻开花”的公司,邀小码飞去面试,是系统架构师(system architect)职位。

邀请,发自CTO,原是雅虎久经沙场的大将,他是真诚的。具体的安排,人事部经理蓉 女士, 杭州二中高才生,热情、周到。小码至今还很感激TA们。

面试后的那顿晚餐,定在离西湖约三公里远的“天外天”酒楼。是由VP技术副总裁张大炮出面组织的,他做东,出席的都是年轻的工程 师们。

只见大炮,全身上下,名牌笼罩,姗姗来迟,神气招摇,真不愧是副老总的派头。


席间,欢声笑语,烟雾缭绕,辛勤工作了一天的工程师 们谈兴正浓。。。

小码心想,码农,从事高科技劳动,不宜抽烟,怎么说也该饮龙井茶不是?这才是天堂杭州码农的作派~~。

这时,手机响了,举座鸦雀无声。像煞有介事,大炮掏出手机,接来电,是一个公安局长来电,撇下工程师们,足足谈了五分钟,大声嚷 嚷的五分钟,还说是要在哪里见面云云。

再一次,不愧是副老总的派头,撇下在座的所有工程师,大炮甩手离席而去。这么晚了,这“芝麻开花”的商业公司,与戴大盖帽的 369,有何公干?

一瞬间,小码的感觉,就像一大桌美味佳肴,香喷喷的,美滋滋的杭州菜,突然飞进来一只红头苍蝇,嗡嗡叫。。。

就从那会儿,小码发觉,他与一个叫杭州的“论剑”之堂,拉开了距离。

次日,作为礼节,小码去“芝麻开花”公司向各位致谢并告辞。


(在大炮的单人办公室里)这时的大炮,还要追着再三打听,硅谷最新的N家不同的CPU体系结构 的研发动态,可是,此时的小码,去意已定。。。

。。。


林小码:(桌上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小码的回忆)Bonjour

Philippe: (千里之外,从尼斯的科学园区 Sophia Antipolis 打来了电话)Bonjour

。。。


注释

[1]

“中国当代美术水准落后于非洲”
吴冠中痛陈中国美术现状

作者:南方周末记者 张英 实习生 陈军吉 黄婷 发自北京

最后更新:2008-01-09

[2]

陳丹青︰階級與鋼琴 (1999-10-)

~~~~~~~~~~~

参考文献

★ "La Comédie humaine", Scènes de la "Littérature Nation",Op.(L + 1)

★ 《人间喜剧》,("文学国"场景),第(L + 1)集

Flag Counter
flag counter checkpoint: 20140201 1,373 pageviews, 23 pages


声明:转载请务必注明作者及出处。若无注明,所有照片及视频均为作 者所摄。作者保留文字,照片及视频的版权。 
联系:hugodemain@yahoo.fr



人间喜剧

Natoue ne unatibus

Mauris urna purus rutrum vitae iaculis

 

Nestibulum laoreet risuis convallis consectetur in nuege. Naim placerat ulamce sollicitue duipretium licituin necerais feugiamt congue puru volutpat sucipit convallis anmegte alsqiu sevitae nulla libero tincidunt laoret convallis.

MORBI SEM

Sern soituin

 

Nestibulum lareo risu conis nuege naim placerat ulamce sm duipretiu licituin necerais feugiat a voluitpat suscipit convallis anmegte sevitae nulla libero tincidunt laoir placerat ulamce sollicitue duipretiu.

 

Nistibulum lareo

Fusce mauris

 

Nestibulum lareo risu conis nuege naim placerat ulamce sm duipretiu licituin necerais feugiat a voluitpat suscipit convallis anmegte sevitae nulla libero tincidunt laoir placerat ulamce sollicitue duipretiu.

 

Nistibulum lareo

Fusce faucibus porta ornare fusce baucibus leonisi pulvinar mattis praesent non nisl sapien.

Fusce mauris

Mauris ligul

  • Sestibulum iacgulis sodales
  • Ornare venenatis diam stique
  • Posuere dgio vulputate hender
  • Donec leout sestibulm posuer
  • Sestibulum iacgulis sodales
  • Ornare ve nenatis stique soda
  • Posuere dgio leout vulputate
  • Donec leout posuer sestibulm

Turpis ante

  • Sestibulum iacgulis sodales
  • Ornare venenatis diam stique
  • Posuere dgio vulputate hender
  • Donec leout sestibulm posuer
  • Sestibulum iacgulis sodales
  • Ornare ve nenatis stique soda
  • Posuere dgio leout vulputate
  • Donec leout posuer sestibulm